当前位置: 娱乐名人榜 > 娱乐节目 >

有爱的玩家们笔下的“植物大战僵尸”

时间:2017-10-02 20:49 来源:娱乐名人榜 作者:可悦网 点击: 次
(这是九州幻想GAMEBOX十一月的征稿,完整电子稿寻觅不到,手打了部分,网上找了部分) 2009年最流行的电脑游戏是什么? WOW?得了吧,他已经被某些老爷爷掐得半死了。 DOTA?你好宅,我们拒绝跟宅男对话。 最流行的小游戏当然是Plants VS Zombies!也就是植

  

(这是九州幻想GAMEBOX十一月的征稿,完整电子稿寻觅不到,手打了部分,网上找了部分)

  2009年最流行的电脑游戏是什么?

  WOW?得了吧,他已经被某些老爷爷掐得半死了。

  DOTA?你好宅,我们拒绝跟宅男对话。

  最流行的小游戏当然是——Plants VS Zombies!也就是植物大战僵尸!

  我们来看看有爱的玩家们笔下的植物僵尸吧!

跳跳跳——死了都要跳。其实我是一名演员,我的脑子不太好,但我能跳,我有说过吗,其实我是一名演员,没有什么能改变我,我要跳到骨头发酥,胳膊脱落,脑袋飞走,即便那样,我也还是要跳跳跳。其实我是一名演员。我用舞蹈来对抗世界。

每个战栗之夜都让人尖叫、瘫痪、无处可逃、全身发抖,必须拼命战斗,才能存活。在那些凶恶的植物大军面前,我只有一个愿望——不要搞乱我的发型。

  
我是忧郁蘑菇。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忧郁,但我总是很忧郁。
我忧郁的时候喜欢喷淡淡的紫色气体,那不是寂寞,是杀气。
我跟南瓜兄是铁哥们,没有南瓜,我的忧郁会很快被那些口臭的僵尸抹煞,而没有我,南瓜兄也只能做做看守路灯之类的无聊工作。

矿工僵尸:
大家都管我叫猥琐男。
这是有原因的:我长着一张猥琐至极的脸,而一对牛眼更让旁人退避三舍,而仅仅如此还远对不起猥琐男这个称号。要说猥琐,还是得从我的行事说起。
我最喜欢的事莫过于强暴向日葵小MM,而且是从后面。有句歇后语怎么说的门后的向日葵—欠日。我会挖地道,每次我都偷偷摸摸挖到向日葵MM的身后,然后施暴。有时心情不好,我会对向日葵MM大玩SM,然后杀了她。每次见到那群傻了吧唧只知道向前射击的男人我就会笑得前仰后合,相信假若自己的性取向有问题的话,爆他们的菊他们都不会转过身来。偶尔也会遇见裂荚射手和那个一个牙齿上有四个牙洞的杨桃,这时候我会和他们拼命。最糟糕的是遇到磁力男那个烂货,那个烂货能把我从地底吸到地面直接面对那些只会向前射击的傻×,死并不可怕,但是死在这样的傻×手里,我死不瞑目。在这里,我还要诅咒磁力菇那个烂货,诅咒他下辈子投胎到向日葵,到时候好好折磨他丫的。
这就是一个猥琐男人的自我介绍。什么?你觉得介绍过于猥琐?我没听错吧,我已经很收敛了。

啊呜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噢哧噢哧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噢哧噢哧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嚼咕咚咕咚……嗝
标题:也许是……食人花?

《僵尸爱大脑》

大僵尸病了,
二僵尸瞧,
三僵尸买药,
四僵尸熬,
五僵尸死了,
六僵尸抬,
七僵尸挖坑,
八僵尸埋,
九僵尸坐在地上哭起来,
十僵尸问它为什么哭?
九僵尸说,我将是(五僵尸)一去不回来!

  (参考一首童谣引发的血案)

全一章
喀喇喀喇,爱你爱你
我用我的身体爱你
身体被黄油胶住
用我僵硬的骨节爱你

喀喇喀喇,爱你爱你
我用我的双臂爱你
左臂被蘑菇喷射
用我残破的肌肤爱你

喀喇喀喇,爱你爱你
我用我的头颅爱你
头颅被西瓜砸落
用我落地不合的眼睛爱你

哗啦哗啦,零落一地
我用我死去的生命爱你
被踩成花园的泥
化为我兄弟进门的梯

虚无虚无,爱你爱你
我只是没有装备的裸僵尸
如果我还有那条左臂
也许可以在梦里再抱起你

每次我90度仰望蓝天,透过空洞的窟窿看到恣意翱翔的雄鹰时,记忆中那个矫健的身姿总是一跃而起,划破长空。而我,早已泪流满面。
初遇是在伏尔加格勒一个夏末的傍晚,我是学校田径队前途光明的天才少年;而她,一个顶着一头乱糟糟栗色头发的高瘦女孩,坐在沙池边上哭。她告诉我,她从小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体操运动员,却因为长得太高而被赶了出来。我默默把心爱的撑杆递给她,上面刻着校长的题词:信钦哥,和联胜。
和她一起在沙场飞翔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我被誉为布勃卡第二,而她也成为了田径界的超新星。直到宿命般的那一天的到来。
世界青年锦标赛男子撑杆跳决赛,我穿上了代表俄罗斯母亲的全红运动衫,扎上她送的蓝色发带。起步,加速,插地,跃起!我听到风在吼、马在啸、伏尔加河在咆哮!!上方那条细细的横杆触手可及!!!
仿如上帝之手,一块高耸入云的土豆突然在我面前出现,我以时速60km/h狠狠地撞了上去%…¥*@#(!!!
成为僵尸之后,我只能从僵尸博士残破的黑白电视里看着她一次次刷新世界纪录,一次次瓜分黄金。屏幕下方打着她的名字和她的最新记录:叶莲娜·伊辛巴耶娃,5.06米。
我从来没有问过她那天傍晚在沙池干什么。其实我是知道的,她是打算在那里种土豆。

我的世界分裂成两半
一半是我身后从未谋面的兄弟姐妹
他们说我叫呆毛
他们说我最呆最丑最不具杀伤力
他们说我仅有的价值就是在最前方的入口做一下聊胜于无的抵御

而另一半就是我聊胜于无去抵御的生物:僵尸
他们呼朋唤友成群结队
他们眼花缭乱道具推陈出新
他们的变化无穷无尽,唯一永恒不变的是厌恶我的动作:吐出舌头,发出我想是代表恶心的语气词,迅速的挪开

你看,我世界的一半鄙弃我,而另一半厌恶我
我大概是这个世界里最悲哀的存在,没有人愿意在我面前停留,我,孑然一身

什么都好,只要一个就好
愿意在我面前停留多一秒就好,说一句你好就好
日月交迭,光阴荏冉,再渺小悲哀的的心也开始变得贪婪

那一刻在我快绝望时来临,他,在我面前停下了蹒跚的脚步
他头顶的铁桶在冰豆的攻击下砰砰作响,就像我怦怦作响的心
他的手轻抚我的脸颊,他俯下头吻向我的唇,残缺的牙下绽放着眩目的笑容
巨大的幸福感淹没了我,我飘飘而飞,踏上了云端
在失去知觉的最后一刻,我听到他最初也是最后的情话:
——Kao!真是TMD太难吃了!!

  RUN, FOOTBALL ZOMBIE! RUN!
我以为世上有一种植物不会有仇恨,因为它太过善良。在我出道的时候,我认识一株植物,因为它喜欢宅在西边,习惯90度直视前方,泪流满面。
我默默穿上自己的亮黑Adivon战靴,耳边伴随着《你是我的Rose》轻轻呢喃。我当然知道它会喜欢,这种土黄色的声音最符合它的feeling。可是我想我的勇气依然还差些许,即使重新步入东方漫天飘瑟的回忆,看起来,并不难。
那是一个属于红色的日子。在生长河蟹的大河上,我们邂逅在逆流的礁石,等待彼此阵营的救援。我脱去Canterbury的橄榄球服,鸡仔唛的内衣让我的body更显得风度翩翩。我在想晚上回去后我会不会被植物天涯人肉。结果我偷偷斜眼望向它,竟然被它近似面瘫却不是面瘫又胜似面瘫的微妙神情所shock了。还有它那Egg似的身躯,不加Sugar的简单纯粹,清澈如日光Bulb的双眼,忧郁得让本尸Suddenly绞痛如斯。
或许吧,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别人擦肩而过,可是我们彼此之间,只存在我吃掉它的寂寞。我摇摇头,我们都是无法给予彼此未来的家伙吧,也许可以轻率的交出身体,却绝不轻易交出灵魂。
今天,我第一次刷好牙,鼓起勇气,上场。

知音体

  绝情女抛夫走他乡 痴情汉携子闯天涯
——记红眼僵尸的悲情人生
曾今他们携手看夕阳,曾今他们对酒谈人生,可如今,韶华已逝,只留他一人,背负着孩子,背负着一个家庭的重任,独创天涯。
其它僵尸都叫他红眼,将它看做偶像,将它看作战神,在他的带领下一次次向房子发起进攻。锤起锤落,一切植物都不能阻挡。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为的,不是食物,是爱情,爱情!他鲜红的双眼中全是对过往爱情的怀念,他的冲刺,他的敲击,他的每个动作都只有一个目的—回到孩子母亲的身边。但爱情的结局不总是美好,王子有时也不能吻醒他的公主。他要倒下了,在倭瓜一次次的袭击下。他用生命完成的最后一件事,是将孩子远远抛出,但愿他能走到他母亲的面前。
轰!他轰然倒地,不死,始终只是传说和神话,合上双眼,他喃喃地说:再见了,我的葵花……

俺是报纸僵尸。读报是俺的习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俺的准则。
俺是无辜的,被一帮啃脑流同族抓来啃脑,俺不爱啃脑,俺说了,俺爱读报。
啪,报纸被一颗大豌豆打下,绿色汁液溅了俺一身。俺说了,俺不来啃脑,俺只是读报。
瞪着眼冲出去,却只看见自己的身子。天空同时在旋转。俺滴脑袋掉了吗?俺伸手去抓,却只抓到一握泥土。
俺只是读报。意识还在之前,俺如是想。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带上平底锅。
我抄起平底锅就砸,老子喜欢要你管?早中晚都靠它吃饭,带头上既方便又挡太阳,这叫时尚懂不!
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研究花花草草,开个小店方便大家。价钱可便宜了,忧郁蘑菇,七千五,玉米炮,就卖2万美金,不信出去问问,绝对找不到第二家这么便宜的。
就这价还犹豫?你小子不想活了吧,僵尸都爬屋顶上了,还不买个屋顶清理器顶顶?就三千!
到底买不买?不买快滚!
我要疯——了!
刚抬手,那家伙就掏钱抱清理器跑了。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我摇了摇头,这人脑子被吃了吧?嘿嘿,三千呢!下次来,一定要把冰西瓜和模仿者介绍给他。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我一边翻转平底锅,一边等另一批顾客的到来。
啧啧,看你那副惨样,我早说了路障没水桶抗打击的,你偏不听,要那个便宜的,就相差几百块,你给我干几天苦力不就抵了?
这是今天的报纸,拿去看吧,别好逸恶劳,进攻的时候专心点。
我说大个子,下手轻一点嘛,吓唬吓唬得了,真吃了他,以后还有谁来买啊。别急别急,去对门那家,那老顽固从来不听我的话多买几盆植物,去吃他去吃他!
嘿,上次那个对付僵尸很管用吧?冰西瓜收好,欢迎下次再来,认准招牌,疯狂戴夫店。

最牛X的留在最后

  七七的妈妈(同时也是爸爸)偶尔也会抱怨七七不像自己,怀疑闭花前粘到了别处野生豌豆的花粉,曾击败塑料僵尸的伟大豌豆乙之百零三的后代丙之七十七的豌豆四级(全称是豌豆射速破坏力豆形豆色四项等级考试)考试居然不及格!他射速不够快破坏力不够强豆色不够绿豆形也不够圆……考试看着他直摇头:丙之七十七,你这样的成绩以后哪里的防卫队会要你啊……

  后来七七被派守卫主人书房的窗台,这可是个丢豆的地方,通常只有不会射豌豆的金盏菊—还不如做饭的向日葵大师傅呢—才会放在那里。七七反觉得这里阳光充足,没事也可以看看主人读书写作。可能从小被打击惯了吧,我已经没有豆的羞耻心?七七偶尔也会这么想。

  一天晚上,七七的梦中电闪雷鸣,霹雳巴拉的雨声就像豌豆四级考试现场的声音,这让七七不太愉快的醒过来。这是七七才发现声音并非做梦,僵尸大举进攻了。
守卫庭院的豌豆射手都在拧眉立目地奋力打出豌豆,可这次来的不光是普通僵尸,其中夹杂着传说中的铁桶僵尸!豆子雨点般打在铁桶上,发出一连串清脆的爆响,却无法阻止它们蹒跚前进,前排的射手们一眨眼被啃食精光,每个年轻的射手都感到了恐惧,从小教官就警告不要让僵尸冲到你的面前—它们可不管你四级成绩的高低!

  不等接到调令,七七就赶到了庭院,他知道,守不住了!这是他只想和同学朋友们在一起,和他的妈妈(爸爸)在一起,虽然它们曾经嘲笑过他冷落过他,但他依然爱它们。冥冥中他的血脉里有个声音在呼喊:豆子不是从豆荚里而是从你心里打出来的,打豆子时,天塌下来你感觉不到,地陷下去也不关你的事,你的气孔,你的色素,你的根,你的茎,你的一切都集中在这颗打出的豆子上,它就是你,你就是它!七七突然觉得四周平静了下来,僵尸的号哭声,豆子打在僵尸上的爆响都渐渐离他而去。导管和筛管仍在剧烈的收缩,七七的豆荚却干燥而稳定,只看到一个个僵尸的关节—他要打的地方。噗~七七依然缓慢但坚定的打出了他不及格的蓝色豆子。

  一只铁桶僵尸刚刚啃食掉了第三棵豌豆,它轻蔑的迎向飞来的豌豆,并没有注意到其中夹杂着一颗蓝色豆子—啪—其他豆子都击中了铁桶,而那颗蓝色的豌豆却悄然打中了它的腿关节,铁桶继续前进,它没有发现腿关节被打中,也没有发现从关节向着全身蔓延的蓝色,但很快感受到了从它变成僵尸后从未有过的感觉—吃力,关节像锈住的链条,骨头仿佛粘在骨臼里,用尽全身的力量却难迈动双腿,它愤怒的尖叫,娱乐名人榜,奋力一迈,娱乐圈 ,想把腿从这看不到的泥潭中拔出来,这时它感到身上一轻,头上的铁桶掉了下来,接着是胳膊,接着它看见了自己的后背……其他僵尸无暇顾及那个在地上迷惑的脑袋,它们也陷入了泥沼般的移动困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排排的豌豆倾斜在自己身上……

  主人目睹了这一切,并转身走到桌前在笔记中写下:豌豆射手杂交后产生的子二代出现雪花豌豆,与出现的豌豆射手数量约为1:3,雪花豌豆系隐形遗传。

——孟德尔

1849年6月23日有爱的玩家们笔下的“植物大战僵尸”

  • 口述:和别人老公做爱的感觉
  • 少女讲述自己的第一次奉献给了约炮

  • Tags: 娱乐节目

    www.kelteri.com娱乐名人榜